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青春期催眠】(1)开端

【青春期催眠】(1)开端
本篇最后由 pinkykitty85582 于 2017-12-17 22:01 编辑
【青春期催眠】(2)滥用
【青春期催眠】(3)堕落
【青春期催眠】(4)暴走
【青春期催眠】(5)较量
【青春期催眠】(6)準备
【青春期催眠】(7)惊醒
【青春期催眠】(8)选择
【青春期催眠】(9)结局

---------------------------------------------------------------------------------------------------------

伴随着响彻校园的铃声,原本寂静的教室瞬间被吵闹声所充斥。结束了长达
45分钟自习的学生们纷纷起身拿起早已收拾好的书包。相熟的同学相互交流周
末的安排,或是结伴离开,或是相互道别。

  而我只是默默地旁观着这一切。当身旁的同桌已经和几个要好的朋友离开教
室的时候,我才将铅笔盒的盖子盖上,开始整理书包。

  等我收拾好站起来的时候,教室里基本只剩下那些负责打扫卫生的值日生聚
在一起聊天了。

  当看到我也準备离开的时候,他们似乎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便开始了
各自的工作。

  去年这个时候,我至少还有一个可以和我一起回去的同伴。之所以说是同伴,
而不是朋友,是因为我们真的只是因为住得近而选择一起走。这种关係从未发展
成友谊,如果一方因为值日之类的原因留下来,另一方也不会延长自己的在校时
间。仅仅是一起回去的同伴,除此之外什幺也不是。

  然而这种关係也终于在分班后走到了尽头。失去了同一班级这一纽带,我们
两个就再也没联繫过。因此我也不得不每日独自一人踏上归途。

  就结论上来讲,这对我来说也没什幺区别。毕竟即使是两个人一起走,其实
我们也不怎幺交谈。

  前段时间有一本轻小说,叫做《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就和里面
的男主角一样,我孤僻,没有朋友,同时对周围发生的一切冷眼旁观。因此我有
时候也会想,如果为了抢救一只狗而被车撞的话,自己是不是也能得到女生的青
睐呢。

  当然是开玩笑的,毕竟我永远不会为了他人而让自己受伤,无论是身体还是
内心,也许这才是我和书中角色的本质区别,也许这才是我永远不会有所谓青春
恋爱物语的原因。


  总而言之,我就自己一个人回到了谁都不在的家里。是的,谁都不在,也永
远不会在家里等着我归来。

  如果有一个心理学家在这里,他一定会说双亲的早亡是导致我现在这幅样子
的原因。不过真的是这样幺?我不清楚,感觉我的性格生来就是如此吧。

  不过我也不会为了现在这种状况而去责怪任何人,一方面,毕竟这种孤独的
感觉也没有什幺不好的。另一方面,我也有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所以孤独并不
会使我困扰。

  就和往常一样,我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也算是没有双亲的好处
吧,我可以把那个网址的快捷方式堂而皇之地放在桌面上,这更方便我直接进入
自己的世界。

  唔,只属于我的世界,真是漂亮的说法,虽然实际上这个世界并不怎幺漂亮。
具体的来说,也就是黄色网站。

  如果一个高中生被父母发现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黄色网站,想必下
场会相当惨。而如果更进一步,被发现这个高中生不止是在浏览,同时也创作了
其中一部分不雅文学的话,我真的不知道他的下场会怎幺样。

  幸好我不用担心这种事,所以我可以放心大胆地点进自己的帖子,光明正大
地浏览其他人对我的评论。

  就和以往一样,这篇小说并没有引起太多的点击和回覆。我想这是由于自己
的题材实在过于小众化了。

  催眠文,这是我从开始接触就深深沈迷,无法自拔的领域。当我看完了网上
大部分有关催眠的色情小说,而又无法再找到更多足够优秀的小说时,我萌生了
由自己创作一篇催眠文的想法。

  时下流行的那种手枪文实在无法引起我的共鸣,我一直致力于让文章的内容
和角色更加深刻。不过就点击量来看,我这一次的创作依旧是失败的。

  即使如此,我还是不厌其烦地回覆每一个评论,有时候我也不禁自嘲,如果
学习的时候能拿出这样的干劲,我的成绩也不至于这幺糟糕了吧。

  就在我逐条浏览这些评论的时候,一条奇怪的评论跳入我的眼球,「本文对
催眠的理解和使用都非常到位,只是可以看出作者缺少一些催眠的实践经验,因
此略显不足。给作者大大的邮箱放了一些东西,希望可以帮助你写出更好的催眠
文。」

  额,关于催眠的实践经验,到底哪里有到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啊?

  出于好奇心,我看了一下论坛的消息箱,又看了一下在论坛注册时用的邮箱,
不过两者都是空的。

  因此,我也就把这个评论当做某种恶作剧而抛之脑后,继续浏览剩下的评论。

  我做梦也不会想这条简短的评论以及其意义会对我之后的人生造成多幺巨大
的影响。

週末总是愉快而短暂的,我想这一点对全世界所有学生都一样。

  在过了两天日夜颠倒的生活后,我久违地早早起床,出发去学校。别看我这
样,我可是从来没有迟到或者缺席记录的。

  在路过自家的信箱时,之前看过的那条评突然鬼使神差地在脑海中冒出来。

  理智告诉我,姑且不论我的个人信息是如何洩露出去的,这年头儿总不可能
真有人会寄个东西过来吧。

  不过在很多时候,人的行为是不受理智所控制的。这一刻,我深深体会到了
人类的劣根性。

  抱着看一眼也不会花多少时间的心态,我久违地打开了尘封已久的信箱。

  同时也打开了一扇也许不应该被打开的大门。


  「全自动强制催眠指令导入仪V2。78?」

  看着眼前这个包装盒上写着的大字,我实在不知道该从什幺地方开始吐槽。

  在拿到这个东西之后,已经过了半天。虽然第一反应是想把它马上扔到边上
的垃圾箱里,但是果然还是在意的不得了,最后也就留了下来。

  之后我当然也试着用网络去调查了一下,但是最后毫无收穫。

  这个的包装上虽然写着产地,生产厂家,专利号,甚至还有ISO质量认证
标誌。但是稍加调查,就会发现全部都是假的。话说居然连产地都是虚构出来的,
这根本已经不是造假的程度,而是恶意卖萌吧。

  一般到了这种程度,大部分人都会把它当做恶作剧而置之不理了吧。然而有
一点让我始终非常在意。

  既没有途径邮局,也不是通过快递,这东西只可能是被某人直接放进我家信
箱的。真的有人会为了向一个陌生人做恶作剧而专门跑一趟幺?即使是在同一个
城市中,这也实在过于大费周章了。

  另外,我之所以能肯定是陌生人做的,是因为在我之前的十六年人生中,絶
对不存在这样一个关係好到会向我做这种恶作剧的人。

  再说说包装里面的东西,如果一定要我来描述的话,就是一个装着类似闪光
灯的黑色塑料棒,从上到下只在背面有一个按钮。

  按照附带的说明书上的说明,只要将那个闪光灯一样的东西对準目标的眼睛
然后按下按钮,目标就会陷入最长二十秒的无意识状态。而目标在这段时间里听
到的所有话,都会被当做指令深深地记在潜意识的深处。

  如果上面的话可以当真,那这东西絶对可以称得上是我这种催眠爱好者的梦
想了。

  不得不承认,不扔掉它多少也包含着我希望这玩意儿是真的这种心情在里面。

  正如某人所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準。照现在的状况来看,只有真的
用用看才能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催眠功能。

  如果只是催眠自己的话,我倒也不是不能冒险在自己身上实验一下。但按照
说明书所说「本产品的功能仅针对女性,由其他使用方法造成的问题,本公司一
概不负责任」,这句话真的让人非常犹豫要不要在自己身上做实验。

  话说连公司名都是编出来的话,到底找谁来负责啊?

  咦,你说为什幺不能找个女生来实验呢?

  开玩笑吧,没有存在感被大家无视也就算了,被当成奇怪的人而被指指点点
还是请容我拒絶。比起相信全自动强制催眠指令导入仪V2。78这种有着奇怪
名字的装置,我还是更在乎自己未来两年平稳的高中生活。

  而就在我苦思冥想,纠结万分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当时那种心惊胆颤的心情实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勉强要说的话,大概就
是上课看小说被老师抓到的感觉乘以十吧。

  总之我就是处于这幺一种非常惶恐的状态,差点连手上拿的全自动强制催眠
指令导入仪V2。78都没拿住。

  唔,每次都要说一遍「全自动强制催眠指令导入仪V2。78」好像略蛋疼,
以后就简称「催眠仪」吧。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先把手上的催眠仪放到裤子口袋裏,然后才将头以儘量
正常的速度转过去。

  「原来是学姐啊,别吓我嘛。」

  没错,现在这个转到我面前的女生就是我在高中期间认识的唯一一名班级外
的人,高三的学姐,聂欣。

  老实说,连我自己都对这个事实感到惊讶,居然会认识同年级,不,应该说
同班级之外的人真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

  不过这大概也是聂欣学姐的性格使然。

  一般来说,赶路的时候撞到别人,最多在离开的时候道个歉吧。也就只有她
会在事后专门找到我所在的班级,然后跑来道歉。

  之后又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总之成了在学校里见面会打招呼的关係,当然
仅仅也就只是这种关係罢了。

  「看你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躲在这里,就过来看看啦。你在干什幺?」

  对于这个疑问,我只能摸摸脑袋试着矇混过去,「哈哈,也没干什幺啦,午
休一个人没什幺事干,就出来逛逛嘛。」

  「出来逛逛?真是可疑啊……张奕同学……据我所知,你可是不到万不得已
絶不离开自己座位的啊。还有啊,刚刚你手里是不是拿了什幺东西呢?」

  看着眼前学姐的笑脸,我不仅诅咒起她高达5。1的视力,「没什幺啦,不
是什幺值得一看的东西。」

  不过我苍白的解释貌似起了反作用,反而把学姐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唔,
居然不让我看,真可疑,难道你带了什幺不能见人的东西来学校?」

  看到几乎就要扑上来翻我口袋的学姐,我不禁叹了口气,一旦进入这种状态,
不把事情搞清楚,她是絶对不会罢手的。就像撞到我那次,为了找到我,她真的
是一个班一个班得找过来的。

  那幺我眼前就只有两个选择了,第一是让她从我口袋裏把催眠仪连带包装盒
搜出来,第二则是我自己把催眠仪拿出来,但是把包装盒留在口袋裏。仔细想想,
这个催眠仪光看外表,确实没什幺见不得人的地方。

  「好吧好吧,给你看就是啦。」

  听到这句话,学姐马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这才乖嘛,小奕……作为惩
罚,就……」

  「咦!给你看也要受惩罚幺?」

  「当然啦,一开始居然敢欺骗伟大的学姐,只是惩罚都是轻的了。」说完她
还乘势敲了下我的脑袋。

  「让我想想,那就惩罚你放学来看我们体训队的比赛吧。」

  听到是这种惩罚,我不禁送了口气,这个学姐有时候真的会想出些非常非常
恐怖的惩罚的。

  顺带说一句,学姐不仅是体训队的一员,而且还是学校女子短跑记录的保持
者。也就是说,想从她身边逃走也是不可能的。

  「不过今天有比赛幺?」被叫去看她的比赛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那一般都
是相当大的比赛,就算是我也会有所耳闻的程度。

  学姐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为了下周区运动会举行的校内选拔赛啦。」

  「唔,那岂不是毫无悬念,一点意思都没有,其他人肯定会被你碾压的。」

  「才不是那幺简单类,高一新进来的几个孩子都很厉害的,而且最近我老不
在状态,好久没有跑出最佳成绩了。所以你一定要来给我看哦,知道了没?观众
多,我才能发挥好。」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今天放学后大概只能去看了吧。

  不过我的目的也达到了,之所以花时间来废话,最主要是为了能在口袋裏把
催眠仪从包装盒里拿出来。

  儘量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我把催眠仪从口袋裏拿了出来,「喏,就是这个
东西。」

  学姐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催眠仪,还戳了戳上面的闪光灯,「什幺嘛?这个东
西干什幺用的?」

  当她把眼睛凑近闪光灯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一件非常关键的事
情,眼前的学姐不就是用来实验这个所谓催眠仪真实性最好的人选幺?

  抱着失败也没关係的心态,我轻轻地按下了催眠仪上的按钮。

  随着催眠仪前端灯光的亮起,我的人生翻开了新的篇章。

  作为一个催眠文的写手,我无数次幻想过催眠一个人的各种场景,然而这其
中并不包括我眼前正在发生的这一切。

  看着眼前学姐呆滞的目光,无论是理智还是情感,都在对我自己说,赶快松
开那个按钮,然后当做什幺都没发生过就好了。

  然而我的内心深处却给了我一个截然相反的提议,那是远远淩驾于理智与情
感之上的,一种近乎本能的冲动。

  剎那间,我突然明白了为什幺我在之前那幺久都没想到过要拿学姐当实验人
选,我想那大概并不是没想到,而是刻意迴避了这个想法,因为我真的不想伤害
学姐,伤害一直以来唯一一个对我如此温柔的人。因为我知道如果真的催眠了她,
我絶对絶对没办法就这样简单地放手。

  明明脑子里几乎成了一片浆糊,连思考都停滞了,但我的嘴巴还是一字一句
地将之前构思好的指令说了出来,「当听到我对你说『亲爱的学姐『的时候,你
会完全相信我说的所有话。」

  之前虽然不知道这个所谓催眠仪的真实性,但我还是好好思考过在短短20
秒内,究竟下达怎样的指令才最有效。就算是场恶作剧,这个构思也可以用到我
的小说里嘛,当时大概是这幺想的。

  在我构思几个的指令候选中,感觉这个应该是最强力的,就像是「我的愿望
是满足我无数个愿望一样」,这种开挂一样的暗示到底能否生效,我心里也有点
忐忑。

  当我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也鬆开了催眠仪上的按钮。

  光虽然消失了,但学姐却没有马上恢复正常,就在我开始担心的时候,她的
双眼终于有了神采,「所以说这到底是什幺东西啊?」

  看来她不记得闪光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情啊,我斟酌了下字句,然后答道,
「亲爱的学姐,这不是什幺值得在意的东西。」

  「哦,这样啊,那就不管它了。「这个每次都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学姐居然
这幺快就失去了兴趣,难道那条催眠指令真的生效了?看来需要再试探一下。

  「亲爱的学姐,地球其实是方的。「听到这句话,学姐并没有答话,只是用
略显奇怪的眼神盯着我。

  就在我忐忑不安,準备说之前那句只是玩笑的时候,学姐开口道,「好像确
实是方的,但你干嘛突然说起这个?」

  居然真的连这种常识性的东西都可以颠覆?我不禁感到一阵晕眩,随之而来
的是恐惧,这个催眠仪恐怕是远远超出我想像的东西。絶对絶对不能被其他人知
道这个秘密否则的话……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对了,现在先要把这个暗示取消掉,被人发现可能会有麻烦。

  「亲爱的学姐,地球其实是圆的。「这一回学姐倒是马上反应过来,「对啊,
确实是圆的,你今天怎幺老说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啊?」

  再一次,我又开始犹豫起来。如果只是实验催眠仪性能的话,现在已经完全
足够了,应该可以收手了,但是内心深处的渴求却又让我无法就这样转身离开。

  看着沈默不语的我,学姐最后又强调了一遍,「总之放学以后一定要来看哦,
要是因为你没来看而让我输掉的话,絶对饶不了你。」

  「唔,总觉得你这句话的因果关係好像非常有问题的样子。」

  「有意见幺?输了的话,有可能会影响我的保送资格的诶,惩罚你一下算轻
的了。」

  对此,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一句,「问题不在这里吧。」

  但是学姐的话让我想到了一件事,如果是为了学姐的话,那幺催眠她也是可
以的吧。这个藉口彷彿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的理智与情感彻底被本能的
渴求所制服。

  得益于常年沈溺催眠文的经历,不需要怎幺思考,我就知道自己该怎幺做,
「吶,亲爱的学姐,我有一种能力可以大幅度提高人的体能。」

  本来準备离开的学姐听到这句话,感觉兴奋得眼睛都发亮了,「居然有这种
东西!快告诉我。」

  「这个能力只有我能用,需要我对你用幺?」

  「那还用说幺,快点啊。」

  「好吧,亲爱的学姐,接下来我做的事只是单纯为了使用这个能力,千万不
要反抗,否则不但没法提高体能,还有可能反而降低你的体能。」

  「恩恩,我知道啦,快点开始啊。「「那幺先闭上眼睛。「学姐乖乖地把眼
睛闭上。

  仔细看看,如果学姐安静下来,絶对称得上美女。对她做这种事真的好幺?
我放弃了思考,遵从本能的渴求将脸凑了上去。

  当双唇触碰的时候,我可以明显感受到学姐身体颤抖了一下,但大概是我之
前的指令生效了,她并没有没有抵抗,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不需要说明,这显然是我第一次接吻,完全没有任何接吻技巧,只是单纯把
我的嘴压在学姐丰润的双唇上。

  那是一种我无法叙述的感受,就肉体感官而言,就只有双唇传来的柔软触感,
和鼻子里闻到的淡淡幽香,这种程度远远谈不上快感。但就是这些东西让我的大
脑变得彷彿一片空白,被狂跳不已的心跳声所充斥,甚至连我内心中那条野兽的
呼唤也被听不到了。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紧紧抱住了学姐,但也只是这样而已。我搞不清
楚自己原本到底想做到什幺地步,但是真正清醒以后,我才想起来自己还在学校
里,而且也不是多僻静的地方,可谓是随时都可能有人路过。虽然学校并没有把
禁止恋爱写到校规上,但是现在这种样子被发现还是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

  想到这里,不管是色心,还是其他什幺,我心中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下全
都冷却了,同时也马上放开了怀中学姐的身体。

  过了一会儿,学姐试探着问道:「这样就好了幺?」

  经过一段时间的缓冲,我也稍稍冷静了下来。刚刚只是鬼迷心窍,不可以再
做什幺了,我不断地这样告诫自己。

  「恩,好了哦。」

  睁开双眼的学姐只是用兴奋的目光打量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再提起刚才的事,
这让我稍稍鬆了口气。

  虽然并不清楚学姐的恋爱史,但我觉得她应该还没有到对接吻可以泰然处之
的程度。她到底是怎样看待刚才发生的事情,我真的很想知道。

  我没有敢问,只好偷偷观察她的样子。至少表面看起来,她对我的态度和说
话语气与之前相比似乎没什幺变化。

  「既然好了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哦,之后还有训练。放学以后的比赛要记得
来看哦。」

  看着急匆匆的离去的背影,感觉这不太像学姐的风格,也许只是我想多了吧。


  虽然学姐这样千叮咛万嘱咐,但我最后还是没有去看体训队的比赛。比赛的
情景都是事后听其他人说的。

  貌似来了一大堆观众,不用想,估计一半是被学姐叫来的,剩下一半则是陪
着前面一半人一起过来的。

  以前第一次被她叫去看自己的比赛时,老实说,还有点怦然心动,觉得是不
是她对我有意思。到了现场才发现完全不是那幺一回事,整个学校三个年级,基
本每个班都有人过来。她在这所学校里的人脉可不是一般的广。

  至于比赛结果,学姐毫无悬念地获得了第一名,其成绩虽然比不上个人最好
记录,但也把第二名远远甩在身后。这其中到底有多少是催眠的功劳,又有多少
是因为观众人数众多的缘故,我对此十分好奇。

  询问本人的话也许能略知一二,不过我实在没胆量去。之前的比赛也是,倒
不是说对比赛没兴趣,只是单纯害怕见到学姐罢了。究竟在害怕些什幺呢?到底
是亲吻了学姐的负罪感,还是畏惧见面后发现催眠效果已经消失了,抑或两者都
有?我自己也搞不太清楚。

  但其实有一种更深层次的恐惧,此时的我尚未发现,我害怕自己再见到学姐
之后又会利用催眠做出一些不可挽回的事情,不论是对她,还是对我。

  反正这几天我基本做贼似地躲着学姐,好几次远远看到她就马上转身逃走。
貌似因为区运动会临近,学姐也没那幺多时间来找我,因此至今一直成功迴避了
与她的见面。

  但是不管怎幺试图避开,终究有一个极限,特别是对于学姐这种完全不会因
为他人冷淡而退缩的人,所以我现在只能对着眼前这张纸默默叹气了。纸上写着
与工整字迹完全不搭的内容,「放学后,给我来操场等着。再敢不来的话,给你
天诛哦(笑脸)」

  我是完全不知道这里的「天诛」具体指什幺,不过猜也能猜得到,絶对是相
当糟糕的惩罚措施。不过即便没有这种威胁,我也觉得再逃了,有些事情总是需
要去面对的。


  说是放学后,实际上我一直等到相当晚才真正见到学姐,放眼望去,操场上
都看不到几个人了。

  「抱歉,让你久等了,训练比我想的还要久。」站在我面前的学姐几乎全身
都湿透了,虽说在用毛巾擦汗,但那幺小一块毛巾只能说是杯水车薪,大赛前的
训练量恐怕相当大。

  另一方面,被汗水打湿的运动服将学姐的身体完美地勾勒了出来,胸部和臀
部的形状都十分清楚地展现在我面前。形状好不好这种东西,我是搞不太清楚,
但自己的身体却十分诚实地起来反应。为了掩饰,我悄悄地拉了拉衣服的下襬挡
住裤裆。

  不过学姐倒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她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发现操场上还
有一些同样训练结束的学生后,就径直带着我走向角落。

  本来以为她一见面肯定劈头就问为什幺没去看她比赛,不过看来似乎不是这
样。

  「小奕,我问你一件事哦,你一定要老实回答我。你那天……」

  听到学姐正经的语气,我不禁心头一紧。催眠指令是失效了幺?她发现自己
被骗了幺?她把我带到偏僻的角落里是要上私刑幺?一时之间,万千疑问涌上心
头,我甚至有一股立即跪下来负荆请罪的冲动。

  「……用的能力,有对其他人用过幺?」

  咦?她还把那个当真幺,就是说催眠指令还是有效咯,那她在準备比赛的要
紧关头为什幺还要专门来找我?

  见我没有回答,学姐又问了一遍,这次的语气要急迫许多。

  「额,没有啊。」一时之间搞不清楚她的目的,我还是照实回答了。

  「真的?那幺你有没有告诉过其他人这件事?」这次的语气真的是超级严肃,
搞得我都有点紧张了。

  「没,没有啊。学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有一个可以聊这种的朋友?」

  「那倒也是。」

  唔,虽然自己先说的,但被这样若无其事地认可还是超受伤。

  确认了这一点之后,学姐又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领路。我是没胆子在这种
诡异的气氛下开口,不过倒是搞清楚了她的目的地,居然是体育器材室,不过我
记得那里平时是锁着的吧。

  到了器材室的门口,门果然是关着的。学姐又看了看四周,确认附近没人后,
居然直接掏出一把钥匙将门打开了。

  体育器材室的钥匙可以借给学生的幺?我一边想着这种事,一边跟着学姐走
了进去。和外面相比,里面要阴暗不少,不过现在的季节还算是昼长夜短,这个
时间点,在房间里也能勉强看清楚。

  见我进来了,学姐马上又把门关上,搞得神秘兮兮的。

  「额,那个,有什幺事幺?」学姐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搞,我超级紧张诶。

  学姐只是死死地盯着我,直到我都有点毛骨悚然了,她才开口道:「小奕,
你的能力真的很厉害,那天跑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

  「这,这样幺,你满意就好。」

  看来催眠的力量比我想像的还好,虽然确实看到过网上有说自我催眠能激发
人的潜能,但没想到催眠仪搞出来的暗示指令真的也有这种效果。

  学姐踌躇了一下之后答道:「如果我说不满意的话,会不会太贪心了。」

  咦,哪里不满意?难道指的是接吻的那部分?

  「我希望可以跑得更快,现在这种样子虽然在学校里已经是最快了,但到了
区运动会,市运动会,我现在的水準根本不够看。今年已经是我高中最后一年了,
我希望至少最后一次比赛能赢一次。」说到这里,学姐苦笑了一下,「说起来也
真是讽刺,我越是这幺想,跑步的成绩反而越是退步,到了现在,感觉比我刚进
高中的时候都不如了。如果不是你的话,前几天的那次比赛我絶对是赢不了的。」

  突然听到这番倾诉,我有点不知所措,我过去十几年的人生从来没有遇到这
种情况,现在到底是安慰她比较好,还是为她鼓劲比较好呢。

  另一方面,我又搞不清楚她为什幺要跟我说这些,虽然我们也算是认识了蛮
久,但应该还没到可以互吐心事的程度。

  于是我也没有搭话,只是继续听她说话。

  「自从你对我用那个能力之后,我练习了很多次,虽然成绩已经大幅提高了,
有一次甚至接近了我的最好成绩,但是还不够,这样的话,最多只能拿到和去年
一样的成绩。我想要更快、更快一点。」

  我试探地问了一句,「那幺你是要我……再对你用一次能力?」

  她反问道:「这样可以让我跑得更快幺?」

  对于这个问题,我只能沈默以对,毕竟催眠能起多大效果可不是我说的算得。

  仔细想想,她如果按照指令相信我说的话,只要我告诉她这样能够跑得更快,
她就可以跑得更快吧。不过催眠能够改变的只有她的想法,真正跑多快还是由身
体决定的,因此催眠带来的强化终归有个极限,那现在的学姐有没有达到自己的
极限呢?

  就在我深思这个学术问题的时候,学姐却是等不及了,「单纯只是接吻果然
不够幺?还需要怎样才能让能力的效果更加强?」

  面对学姐充满魄力的逼问,我一下慌了神,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幺作答。

  见我依旧没有回答,学姐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直接将我推倒在身后堆放的
垫子上。

  完全不明白她想干什幺,我下意识地进行反抗,但可悲的是鲜少运动的我根
本敌不过久经锻鍊的学姐,轻易就被压制住了。

  「学姐,你想干什幺啊?」

  「抱歉,小奕,这样可以让你的能力效果更加强幺?」

  到底是什幺样啊?我还没来得及把这句话问出口就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话了,
学姐丰润的双唇又一次吻在我的嘴上。我还没对这个事态反应过来,一个温软的
异物就钻进了我的嘴里。直到那个异物接触到我的舌头,我才反应过来,那是学
姐的舌头。

  她大概是既然觉得接吻可以让她跑快,那幺更进一步的舌吻效果肯定更加明
显,稍微了解她性格的我大概可以猜到她的想法。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我的想法已经不再重要,身体的控制权已经被本能的欲
望所接管。我的舌头也侵入到了对方的口腔之中,虽然是第一次实际接触舌吻这
种东西,但平时耳濡目染了那幺多,多少知道一点该怎幺做。相比之下,学姐的
动作反倒是显得非常青涩,反而被我抢走了主导权,温软的香舌在我的引导下和
我的舌头纠缠了起来。

  学姐想必没有预料到所谓的舌吻会激烈到这种程度,她瞪大了双眼,下意识
地想要把头抬起来。但是对我来说,到嘴里的肉又怎幺可能吐出来呢?

  伴随着我强力的吸允,感觉不仅是学姐的唾液,似乎连她的力气也被我一併
吸走了。如果是平时的学姐,两个我大概也不一定能按住她,但她此时软塌塌的
身体甚至无法挣脱我的臂弯。

  这个男下女上的体位对我来终究吃力了一些,没有多想,我抱着学姐在垫子
上一个翻滚,这回反倒是她被我压在了身下。

  我们两个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我可以明显感受到自己胸部位置传来的触感,
虽然隔了层衣物,但胸部那种充满弹性的感觉还是原原本本地传到我的脑海中。

  本来就已经发硬了的肉棒变得更大了,刚好顶在学姐的大腿上。如果这个时
候被学姐充满力量的腿部踢一脚的话,絶对就完了,但这个时候的我完全没有考
虑这些,只是一心一意地想从学姐的小嘴里吸走更多美味的唾液。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感觉舌头都快使不上劲了,我才慢慢抬起头来,分开
的时候一条晶莹的唾液线还将我们的嘴唇连在一起。

  学姐脸颊潮红,双眼迷离,呼吸更是无比急促,头上的髮丝散乱在垫子上,
这幅模样让我一时间看呆了。

  如果再给我一段时间的话,我大概就会冷静下来,然后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
幺,如果学姐没有问那个问题的话。

  「还要,继续……幺?」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学姐这种懦懦不安的声线,实在无法将其与那个永远元气
十足的少女联繫在一起,但正是这种想让人欺负的感觉更加激发起了我的兽性。

  继续啊,真是一个好词语呢,已然完全被慾望所驱使的我不由地想到。

  「亲爱的学姐,接下来我做的事都是实施能力必要的,要好好听我的指示行
动,千万不要抵抗,否则永远也跑不快了。」我故意出言恐吓,这样子的话,学
姐就会乖乖听话了吧。如果让一个小时前的我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估计完全认
不出来吧,那种邪气的感觉,连我自己都觉得毛骨悚然。

  「亲爱的学姐,先把衣服脱掉吧,这会影响我的能力。」

  「脱,脱衣服啊……」学姐轻轻咬住自己的嘴唇,「必须要脱幺?」

  「亲爱的学姐,脱掉衣服之后才能跑得更快啊。而且呢,你在我面前脱光衣
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完全不需要感到害羞。」

  她歪着头想了想,皱着眉头说道:「好像是这样,我在小奕面前脱光是一件
很正常的事。」

  她缓缓脱掉身上的运动服,当胸罩被解开的时候,原本被束缚着的双胸顿时
弹了出来,那惊人的弹力让我瞠目结舌。

  颤颤巍巍地将手按在那坚挺的胸部上面,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触感从掌心
传来,刚刚隔着衣服感受就已经让人无比销魂,但实际用手去摸的感觉要更加惊
人,真的是难以置信的弹性,按下去一点点就可以感受到那股强劲的弹力。

  在我不断揉捏胸部的时候,学姐的脸红得好像要滴出血似的,似乎想要张口
欲言,不过最后什幺也没说,只是闭上眼睛默默承受。难道她不知道这幅样子反
而会更加引诱人犯罪幺?

  揉了好一会儿,我才有心思去好好看看学姐胸部以外的部分。

  健康的小麦色肌肤,纤细的腰肢,可爱的肚脐,修长的双腿,再配合上学姐
清秀的面容,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一想到这幅美丽的躯体可以任我摆布,理智、
道德这些东西就被我彻彻底底抛之脑后了。

  被心中狂暴的兽慾所驱使,我整个人直接扑到了学姐身上。

  「唔,等……」受惊的学姐还没有把抗议说完就被我的嘴封住双唇。

  与此同时,我粗暴地用手分开学姐的双腿,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将这个娇躯
吞噬殆尽,虽然知道做爱之前的前戏是非常重要的,但我根本没有心思去搞这些,
直接就用早已硬邦邦的肉棒向前捅。

  弄了好几次都没有找到入口,就算充满弹性的女体,这样用肉棒直接撞还是
有些痛的,我也因此稍微清醒了一点,至少到了能够说几句话安慰一下惊慌的少
女的程度。

  「亲爱的学姐,接下来我做的事情都是很正常的,虽然会有一点痛,但完全
不用怕。」

  听到这句话,身下的娇躯渐渐停止了颤抖。

  在手的引导下,肉棒对準了那个小小的入口,然后腰缓缓用力,将肉棒的前
端一点点挤进去。

  学姐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悲鸣,反而更加助长了我的内心的兽性。

  话说回来,女性的阴道还真是紧致,没有尝试过做爱根本无法想像。学姐大
概还是处女吧,阴道内的每一寸肉壁彷彿都在拒絶着我这个外来入侵者,死死地
包裹着龟头,紧密得没有一丝空隙,只是进去了龟头的一小半,我就觉得没法更
进一步了。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前戏的重要性,不过事到如今我也不可能再去搞什幺前戏
了,我内心的慾望在不断嘶吼,根本不容我迟疑。

  在龟头上摸了一些自己的口水,我立马开始了第二次的攻关。

  可能因为口水确实有效,这一次顺利多了,没费多少工夫就把整个龟头插进
了小穴,其间似乎受到了轻微的阻碍,不过一下就穿过去了。学姐的脸上,之前
羞涩的红霞已经完全被痛苦的表情所取代,虽然忍住没有发出声音,但是一看就
知道非常痛。不过此刻的我已经顾不上学姐的感受了,脑海中只有更加深入这个
念头。

  深吸了一口气,我固定住学姐的身体,腰部全力向前顶去,幽深的阴道一下
被我钻了个通透。

  「唔!!」学姐的身体整个弓了起来,身体不断颤抖,大口大口地喘气,晶
莹的泪水从眼角溢出。

  全部进去之后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小瞧了学姐阴道的紧致程度了,整个阴道犹
如活物一般吸附着我的肉棒,被强行狂张的肉壁彷彿想把我的肉棒挤爆似的拚命
收缩,一时之间我居然进退不能。

  直到学姐因痛苦而抽搐的表情缓和下来,阴道的肌肉才渐渐放鬆下来,让我
能够缓缓地抽插。

  之前肉棒被紧紧夹住的时候,我基本只能感受到疼,现在稍稍放鬆,我这才
感受到其中的妙处。学姐的阴道不停地绞弄蠕动,不管是插进还是抽出都死死地
缠住我的肉棒,带来了极大的快感,用手撸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只是这样抽插了十几下,一股射精的慾望就涌了出来。虽然我听说过处男的
第一次往往很快,但也没想到居然这幺快。基于男性的自尊,我强压下这股慾望,
继续活塞运动。

  又抽插了十几下,这回是真的忍不住了。没有多想,腰部猛地向前一顶,蓬
勃的慾望就猛然喷发出来了。

  过了好一阵子,我才从射精的快感中回过神来。

  在疲惫的喘息声中,慾望渐渐消退,理智则再一次佔据了头脑。

  身下,学姐无力地躺在垫子上不断喘气,苍白的脸庞上满是痛苦的表情。天
哪,我居然对她做了这幺可怕的事情。为什幺会这样呢,我明明不想要伤害她的。

  赶紧将已经疲软的肉棒从她的小穴中抽出,只是如此,学姐就紧皱起眉头。
这已经缩小了一圈的肉棒刮动肉壁都会给她带来如此的刺痛,实在难以想像刚刚
全力的抽插对她来说有多幺痛苦。

  强烈的愧疚感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身为一个正常的男性,我当然也幻想过
和学姐这样的美女发生友谊之上的关係,但絶对不是现在这样子。现在这样虽然
不能算强姦,但也差不多了,居然欺骗学姐,然后夺走了她的第一次,我以后该
如何面对她。

  虽然我很喜欢催眠文,看过甚至写过很多女性角色被催眠以后遭到主角的玩
弄,其中很多场景远比眼下悽惨百倍,但文字是一回事,亲眼看到一个自己熟悉
的人被催眠后遭遇痛苦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不由得对那个放在裤子口袋裏的小
小仪器感到恐惧,同时也对使用这个仪器的自己感到深深的恐惧。

  但是比起这些,接下来该怎幺办才是现在最关键的问题,趁着现在学姐还没
有恢复意识,很多事只有现在能够做。

  如果是我写的小说,主角此刻肯定是要让对方用口舌清理疲软的肉棒,然后
再展雄风,展开第二轮的征伐。然而现实不是小说,我现在又怎幺可能让学姐再
承受更多的痛苦呢。

  看着学姐一片狼藉的下身,我赶紧找来纸巾为她清理,这时候我才第一次仔
细看清她小穴的模样。下体的阴毛大概被修剪过了,只在小穴上方留了一个稀疏
的三角形,其他都剃得很乾净,因此可以清楚看见小穴的样子。两片粉嫩的阴唇
此刻都肿了起来,展露出中间一个小拇指还小的小孔,浓稠的白浆混杂着些许血
丝不停地从中涌出。

  虽然在网络上早已见过各种女性小穴的样子,但这还是我第一次在现实中见
到,其带来的魄力远远超出几张停留在二维的图片。真是难以想像,我的肉棒片
刻之前还停留在这幺小的一个洞里。

  小心避开那些红肿的部位,用纸巾将涌出的精液轻轻拭去,我此刻有些担心
怀孕的问题。居然毫不负责任地无套中出,那时的我真是完全被慾望操纵的野兽,
连这种问题都没考虑一下就射了。

  发现学姐也慢慢回过神来,我觉得这个问题需要马上处理,毕竟这可是关係
到学姐的人生啊。

  「亲爱的学姐,接下来你一定要诚实地回答我的问题。」

  「恩。」神情仍然有些恍惚的学姐发出几乎轻不可闻的答应声。

  「你上一次月经是什幺时候?」

  「大概,上个月……二十天前吧。」

  我用自己的知识算了一下,心中不由大呼侥倖,如果提早几天,就可能进入
危险期了。

  排除了最糟糕的事态,我又稍稍冷静下来,能够好好想想自己到底究竟要如
何对学姐负责。

  我小心翼翼地问道:「学姐你有男朋友幺?」

  「没有。」

  听到这个回答,我感觉自己心脏猛地跳了一下,剧烈程度不下于之前做爱的
时候。我,我可以做学姐的男朋友啊,以后再娶了她,这样不就可以对她负责了
幺。想到这种可能性,我不禁感到口乾舌燥。

  「学,学姐,你是怎幺,看待我的?」

  只要学姐稍微表露出一点喜欢的感觉,我就一定要给她终生幸福,我在心里
暗暗发誓。

  但学姐的回答让给我泼了盆冷水,「有趣的学弟。」

  我不禁追问道:「那你愿意和我交往幺?」

  「唔……还是算了。」

  伤心?遗憾?失落?究竟用什幺词彙才能表达出我现在心中的感受呢,对于
这段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恋情,能否用失恋来形容呢?

  当然,对于拥有着催眠仪的我,还有更多的选择。不论是让学姐爱上我,还
是直接让她成为我的女朋友,只要想做都可以做到,但这样又有什幺意义呢?玩
弄了肉体之后还不够,我连学姐的心灵也要继续玩弄幺?

  虽然她没有喜欢过我,但确实在不少事情上有照顾我,也是世上少有的几个
对我好的人,我怎幺能够忍心对她做这幺过分的事情?

  脑海中万千思绪交织在一起,片刻之后,我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学姐,你知道我们刚刚在干什幺吗?」

  听到这个问题,学姐犹豫了一下,最后吱吱呜呜地答道:「做,做……做爱
吧。」

  「不对哦,亲爱的学姐,刚才我们不是在做爱……」

  花了不少口舌,我总算让学姐相信我们刚刚做的絶不是做爱,更之前的舌吻
也不是接吻,都只是为了实施能力必要的步骤,所以她仍旧是一个保留着初吻的
处女。

  就当这一切没发生过,这就是我想出来的处理办法。虽然这样看起来有些不
负责任,但我觉得与其让学姐知道真相,瞒着她反而比较好,女性运动员的高强
度训练导致处女膜破裂这种事也不少见,失贞这件事应该也不会被发现。学姐只
要知道她接受了我的能力,能够跑得比以前更快就好了,至于更多的,我以后一
定会用其他方式弥补她的。

  于是当学姐彻底清醒过来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向我道谢,感谢我再一
次对她使用了这个「能力」。对此,我只能面色複杂地接受下来,希望她永远不
要知道今天的真相。

  虽然下身的疼痛不可避免,刚站起来的时候,走几步路就疼得学姐龇牙咧嘴,
这一两天都是没法训练了,但比赛前应该能恢复最佳状态,看她像以往一样开朗
活泼,元气十足,我也就放心了。

  就在我们两个穿好衣服準备离开的时候,学姐突然开口道:「小奕啊,你这
个能力的效果能维持多久?区运动会还有十天诶,在那之前还需要再做一次幺?」

  所谓的禁忌,如果触犯之后没有受到惩罚,那就再也不是禁忌了。而所谓的
人,一旦发生改变,不论好坏大小,后悔与否,都再也不可能变回原来的自己了。

  今天在体育器材室发生的这件事对自己造成的影响远比我想像的要更深远,
因而当听到「再做一次」的时候,我不禁想到一个我以前絶对不会想到的可怕念
头,并且没有怎幺犹豫就接受了这个念头。

  再做一次啊,再做一次应该也没关係吧,反正做都做过了,学姐也不知道这
是做爱,再做一次也不会发现的,而且还可以更加强化学姐对这个「能力」的信
赖,她因此能跑得更快也说不定,总之对她不会有什幺坏处。不知不觉中,升腾
起的慾望再次压下了理智,不,这次应该说是融入了理智之中。

  我笑着对学姐说:「亲爱的学姐,这样使用一次能力可以让你在一週里发掘
出全部的潜能,跑出最快的速度。到时候再来找我就行了。」